勤勤学长

共同成长,共同思考

你最穷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是怎么熬过来的?

17岁那年九月,我拖着有我腰那么高的硕大行李箱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箱子质量太差,刚下火车就跌断了轮子。我是扛着体积比我还大的行李箱到学校报道的。当年接新生的师兄师姐们一定在心里赞叹:真是一位风一样的女汉子。

当时,我贴身带着542块钱,42块在上衣内口袋,500块在内衣杯罩里。我妈说,放在这里才能保证路上不被偷。我觉得我妈说的对。

尽管我妈说钱用完了跟她说,她给我打钱。我却知道,这542块已经是我妈能拿出的极限了。我得靠这542块钱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活下去。

不仅要活下去,还要活的看起来和我的同学们一个样子。

对敏感的孩子来说,同情与怜悯也是一种伤害。

我不希望别人同情甚至怜悯我。

那种感受,你只要体验过一次,就会不想再给有些人机会露出这种表情和姿态。

我穷过,却没有受过苦,除了父亲的病逝,我也没遇过什么挫折。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纪,性子又野,尽管前景不怎么乐观,当年坐在火车上的我却没有怎么担忧。

“我可以打工嘛!”我毫不在意得想着。至于能不能找到工作,能不能养活的了自己,当年小小的我还想不到这么长远。

唉~像我这种一身白装离开新手村,还没啥危机意识的人生小白玩家,命运大神是一定要艹一艹的嘛!
>踏进校门没多久我就反应过来我到底面临的是怎样的窘境。

最现实的问题:物价比我想象的还要贵,刚来,需要用钱的地方太多了。542块钱我即使再节省,最多只够用一个半月。如果我一个半月内没有收入就得饿肚子。

最根本的问题:我毫无社会经验。之前的14年人生,我全部交给了学校和书籍。如今我猛然发现,这个世界根本不是照着我认知中的方式运转。

我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这个城市里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陌生的。我没有手机,没有电脑,连网吧也从来没有成功混进去过。(脸太嫩,又真是未成年)整个网络信息世界我几乎触摸不到。

我知道自己得赶紧打工赚钱,但是工作机会好难找。

好在,命运还是给了这种人生小白一条活路。

你们有没有过一身白装单刷副本的经历?

大学头半年,我还真做过不少种类的兼职。端过盘子,刷过碗,发过传单,做过市场调查,站过KFC的柜台,做过群演,还摆过几天的地摊儿。

有的副本刷的顺畅,有的副本刷的就比较糟心。

钱没赚到多少,这些经历却是我对现实社会认知的启蒙。

我渐渐懂得,靠自己想活的好,原来这么辛苦。

我渐渐懂得,即使再小的事,想做好也是要动脑子的。

我渐渐懂得,即使再小的机会,也是有人作弊的。

我渐渐懂得,不是所有人都很善良的。

我渐渐懂得,即使是大学老师,也可能会弄个什么机构骗学生钱的。

我渐渐懂得,那些油腻大叔是有咸猪手的。

我渐渐懂得,如果无力保护自己,美貌有时是一种灾难呢。(幸好我丑 ʅ(‾◡◝) )

这段时间的经历没啥好说的,只有一件事印象比较深。

有回做市场调查,敲开一户人家的门,开门的是一位老太太。问明来意后,老太太热情的把我让进屋,端来好多水果和各种我不认识的坚果。

我问什么她都回答,每回答一个问题,都会引出老太太许多的话。她给我讲她优秀的儿子,讲她在国外的女儿,讲她可爱的外孙女,讲他们的事业,讲他们的生活,还搬出相册给我看他们的照片。明明她眼神里全是宠溺和幸福,我却总觉得整个空气都弥漫着苦涩。做完市场调查,我准备告辞,老太太说:“小姑娘,你再陪我说说话。”我看了眼果盘,点点头答应了。那个下午,老太太一直在说,我负责微笑,点头和不停吃。吃饱了要走,老太太说:“你要常来。”我答应了,却再没去过。

当年,我一个一身白装升级缓慢的普通人生玩家,却在同情一位快满级的人民币人生玩家,也不知道命运大神有没有嘲笑过我。
想想那几个月真是蛮累的,所有课余时间都在不停打工,天天都是半夜十点才回宿舍。

你要问我有没有抱怨过,有没有感叹过命运不公,有没有觉得不甘心之类的?

忙着和命运搏斗的人,哪有精力想这些。

不过我还是渐渐开始对自己的状态不满意。倒不是因为怕苦(切~明明就是觉得太辛苦),主要是觉得苦的不值得。

像我这么优秀的人,不该靠着卖体力和卖脸皮活着。 (•‾̑⌣‾̑•)✧˖°
我把自己全身上下审视一遍……全TM是缺点 ( ̄ェ ̄;)

唯一拿的出手的只有学习成绩,外加不知天高地厚的性子。

一通瞎JB分析后,我决定去做对学生来说最赚钱的职业——家教。

实在不想再被什么中介机构骗钱,我决定自己寻找工作机会。 (•‾̑⌣‾̑•)✧˖°

我咬咬牙,拿出一半的积蓄,购买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件绿装——小灵通一部。(我是不是暴露年龄了?姐姐我永远都是18岁的小仙女)

然后借同学电脑编排了下面这张小广告。


《你最穷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是怎么熬过来的?》

(大致就这么个意思)

一张A4纸上下两份,一口气印了几百张,再从中间裁开。然后我就拎着一桶浆糊,出门贴小广告去了。看见大门要贴一张,看见电线杆要贴一张,看见消防箱要贴一张。甚至看见条狗我都想上去贴一张,然后再让它撒丫子到处跑,好让全世界的人都看到我的小广告。 (•‾̑⌣‾̑•)✧˖°

我也知道贴小广告不好。唯一能让我觉得稍微安心点的是,我那浆糊不怎么粘,想清理的话不很费劲。

我熟记市区的高中低档小区位置,熟练掌握瞒过门卫理直气壮混进小区的技巧。

也多次遇到,我刚贴人家单元门上,就有阿姨揭下来的情况。(我也不知道是感兴趣,还是厌烦门上有小广告)每次我都冲人家羞涩一笑,浆糊一刷,“啪”再贴一张。现在想想,这脸皮也是厚到一定程度了。

这么嚣张这么厚脸皮,竟然从来没人出来打我呵斥我,还是好人多啊~

多亏了我这张一看就乖巧善良的脸 (ღ˘⌣˘ღ)



努力很快就有了成效,没过多久我的电话就开始响个不停,咨询的家长络绎不绝。我精确计算自己的课余时间,把所有时间都安排上一份合适的工作。

那是一段开心的日子,我发现我竟然蛮有做老师的天赋。

尽管还是很忙,比起之前,钱赚的轻松多了。

大部分家长都亲切温和,彬彬有礼。不仅仅是我去教导他们的孩子功课,他们也在用自己的言行教导着我,言谈举止,待人接物,修养见识。他们给我展示幸福美满的家庭是什么样子,急功近利的家庭又是什么样子;别人家的孩子在学什么,我自己又该去学什么。

最幸福的是,大部分家长会为我准备晚饭,即使不是饭点有人也会准备。有些人家甚至算得上用待客的礼仪来招待我,顿顿都是大餐。真的好感谢这些叔叔阿姨们。

我入学的时候102斤,几个月后暴瘦到89斤。做了一段时间家教,竟然渐渐胖回来了。

这么到处蹭吃蹭喝,现在想想就想捂脸 。

如果前几个月的工作是在教导我生活的残酷与现实,做家教的这段时光,命运开始对我展示生活得美好。原来人可以活得这么幸福。

我与一些家长和孩子成为了好朋友,有几位至今还有联系。

也并不都是美好的。有件不那么美好的事,我怎么都忘不掉。

由于遇到了“家道中落,亲戚贪图家财,欺压孤儿寡母”这样狗血的剧情,我妈在我入学后就去外地工作了。整个大学期间,我都处在一个无家可归的状态。

放寒假的时候,想着多赚点生活费,来年就不必这么辛苦了,可以挪出点时间来读读自己喜欢的书放松一下。我每天给自己安排了早中晚三份家教。

其中有一个四年级的小男孩。男孩的爸爸一直在外工作,几乎不回家。男孩的妈妈是个只有小学文化的大姐,不工作,说要在家全心全意的教导儿子,经常给我传授许多神奇的育儿经。(到底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她全身心得扑到儿子的教育上,即使如此,小男孩的成绩也一塌糊涂。

这位妈妈对我的态度还好,对小男孩就……

“都是为了你,我如何如何”是这位妈妈和小男孩说话时的口头禅。

尽管他们家不富裕,她还是把小男孩的整个假期都排满了课程,满满当当,半天也不休,并因此把他们家不富裕的原因归咎到小男孩身上。

我有点同情那个小男孩。

快过年的时候,家长们都准备把孩子的课停一停,过完年再继续。小男孩的妈妈听说我过年不回家,再三要求我大年三十再去上一节课,说孩子的时间不能耽误。我是不愿意的,本着顾客就是上帝的原则,我还是答应了。

那年的大年三十实在是有点冷,清晨开始下小雨,渐渐的下起了雪。

我穿上我最暖和的衣服,一件白色长款系扣的大毛衣,一条带点绒绒的厚连裤袜,一双矮靴。

没有羽绒服,也没有棉衣。

之所以买这样一身衣服,一是因为不用买裤子,省钱;二是因为体面。别人只能看出我穿的少,而不会一眼就看出我的困窘,进而开始怜悯和关怀,甚至开始打着关心的旗号打听很私人的事。

小男孩的家有点远,要坐一个半小时的公交车才能到。

大年三十,车上人很少。

真冷啊。我不许自己在公众场合做出耸肩塌背,搓手跺脚这些行为,再冷也只好硬挺着。

太冷了,上下牙齿时不时得打颤。脚冻得发疼,有点僵,我又不好意思跺脚取暖,只好用力蜷着脚趾,间或慢慢摇晃一下脚,以防止彻底冻僵。

下车后还要走十分钟才能到小男孩家。到他们家楼下时,我的毛衣有点湿,身上还挂着雪花。我在一楼的楼道里抖干净雪花,弄干净鞋子。又轻轻蹦了一会儿,好让身子暖和起来。看看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三四分钟,我正准备上楼,电话响了,是小男孩的妈妈。

我接起电话,那人劈头问了句:“你还没到吧?”我一下子愣住了,明白了她是什么意思。

我说:还没到。

她说:没到就好,你别来了。我儿子说今天除夕,想休息一天。我也觉得大年三十的没有必要。

我说:好的,那我回去了。

她挂了电话,连句对不起都没有。

我在那个楼道里呆立了好久。

我的脑海里第一次浮现“不公”这个词。

我无法形容那是怎样的一种心情,“沮丧”“愤怒”“无力”还是什么。

我那颗小小的脑袋里还没有装进如今这许多的大道理。我只觉得,我厌恶那个妈妈,甚至恨恨得想:“这种人,她所有的不幸都是活该。”

早不记得自己呆立了多久,我穿着湿乎乎的毛衣,在公交车上蜷着脚趾,又忍了一个半小时的寒冷回去了。这回更冷了,牙齿一直一直在打颤,没有停过。

在这个城市的第一个春节,我是发着高烧,吃凉馒头就白开水度过的。

我再也没有接过他们家的电话,想想她可能也不在意。
我至今都有点厌恶雨夹雪的天气,一看到那小小的雪粒,我就会觉得冷到了骨头里。

这种不愉快的事情不多提,大部分时候生活还是美好的,至少我越来越能把握住自己的生活。

来年,找我做家教的家长越来越多,我开始匀一些给我的同学。

再后来,我干脆把小广告改成这样。


《你最穷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是怎么熬过来的?》

然后招同校学生来教孩子,收他们一点中介费。

再后来,摊子越滚越大,我甚至跑去邻校招学生,以应对不同片区的家长和孩子。

当时是有机会成立个合法的中介机构,干脆把这当事业的。

可我心中总惴惴不安,我自己做家教,只为自己负责就好。如今我得为这几百号学生负责。

责任太重,我负担不起,总害怕他们遇到坏人。

我唯一能做的只有,地方太偏的家教不安排;特地表达希望女大学生去教的男家长,不安排。

而且,我至今记得那个收我60块钱中介费,介绍一份只能赚到180块钱的工作,最后还拖欠工资不给我的邻校老师。

我害怕自己会变成那个样子。

到大三的时候,我早已换了一身蓝装,和其他同学活的是一个样子了。

我再也不必担心别人会来怜悯我了。

大三下半年的时候,关系不错的一位家长忽然联系我。他说想开一家淘宝收费管理的店铺,想和我合作。那时候还不叫天猫,收费也不像现在这么高,押金也就几千块我记得。(我好像又暴露年龄了,姐姐我永远是十八岁的小仙女 ︶ε╰✿ )他说他有国内一线家电品牌的货源,可以卖多少提多少货。他负责出钱提货发货,我负责经营和寻找客户,问我干不干。

我一合计,时间充足,待遇可以,就答应了。

到大四的时候,我扔了家教那一大摊子,开始专心做一个淘宝小卖家。

这之后的故事其实更有意思一些,不过到这里我已经不那么穷也不那么苦了。后面的故事再写就文不对题了。

等哪天有时间,咱再换个题目,讲一下网店小店主和工地女汉子的那些故事。


不知不觉竟然写了这么多,不过讲述了一个只有新手装备的人生小白,出新手村后,辛辛苦苦磕磕绊绊刷副本升级换装备的故事。实在平淡无奇,不及高端玩家的故事惊心动魄,也不知道有没有网友看。

写了这么多,多少还是有点意义。一来,缅怀一下我那苦逼的青春。二来,还是想给那些感觉正在被命运按在地上摩擦的孩子一点经验。

一是,别觉得自己一无所有,一张学生证就说明了你刷的已经不是人生hard模式地狱模式啦。它会给你许多便利和庇护,这是你的依仗,要善加利用。

二是,如果必须靠自己才能好好活下去的话,卖体力不如卖知识,卖知识不如卖信息。(这句话仅仅针对没有特长的在校大学生,大学生那点知识还卖不出好价钱。)想赚钱养自己的话,仔细观察,机会很多。

三是,大学还是要好好学习的。学习才是最划算的时间投资。

四是,别学我,我这些经历有许多不那么文明的地方,世道也已经完全不同了,再这么做已经不合时宜。如果可以的话,还是要选“图书管理员”这样有前途的职业。


命运这东西,不是它把你按到地上摩擦摩擦,就是你咬紧牙关,掀翻命运,把它按到地上摩擦摩擦。

对于咱们这些不是人民币玩家的普通人生玩家,出了新手村也别怕。

反正怕也没鸟用!

加油!

文章来源:知乎
文章作者:空巢青年骑士团团牧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