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勤学长

共同成长,共同思考

在国企,好人当不了领导,坏人当不好领导

混了七八年管理岗,原本路见不平一声吼的性格,也磨的跟老油条似的,见人说人话,见鬼唠鬼嗑。
好在骨头没软心眼没歪,没办法和那些真正的国企混子沆瀣一气,跟领导献媚溜须也张不开嘴,所以这些年一直不上不下。
慢慢更,因为可以吐槽的地方太多了,想在国企管理岗当个好人看了或许可以避坑,一心求个人发展别的都不重要的,直接左上角吧,您看了没用。
先从作为领导,最基本的安排工作说起。
普通员工,只需要做一些本岗位规定的事情,如果是正规大公司,几乎所有的工作都会有专人负责,这样领导会好当些,如果是不正规的小公司,事少也好安排。
最好的是正规小公司,规模小好吃饭,制度全好干活,可能会累点,但性价比绝对很高。
最怕的就是不正规的大公司,这种地方的领导大多都是眼高手低不切实际,天天想着跟正规大公司靠拢,但从上到下无论是人员还是资源都欠缺点意思。
比如一份工作,很重要必须完成,但合同上也好,岗位责任上也好,找不到人来执行这项工作——这个是我升到管理层遇到的第一个也是最头疼的问题。
自己干,这种操蛋事层出不穷,自己干会累死而且这不是本职工作,干好了无功,干差了或为此耽误本职工作了还会有过,如果指派部下去做,关系好行,关系不好呢?这活凭啥我去做?一句话就噎得你下不了台,要么强行指派,要么就得平时把关系搞好,改制度是治本,就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而且就算关系好,要是这类事情层出不穷的话,之前关系再好最后也不好了。
所以遇到这种事情,我现在的思考顺序就是:这活该不该做——谁肯去做——谁适合做——怎样对做这件事的人进行补偿——补偿后对我有没有什么不利影响。
比如接到上级视察的通知,要求全厂打扫卫生,但根本抽不出来人,怎么办?先打听一下来的是什么级别,小干部来收拾办公楼,这帮人就是例行公事,带到办公室让看看内业就行了,中干部来收拾生产区,毕竟他们需要在基层拍照片做宣传啥的,办公室啥的他们见得多了,反倒不用管,至于大干部来那么哪都不用收拾,这种小地方根本不可能真的来,都是说说罢了,真碰上较真的认倒霉从几率上来说也不亏。
接下来考虑人手,办公楼好办,支使那些不干活的关系户就行,活不累,自己带个头他们也说不出啥来,收拾完了回头给放半天一天的假,要是打扫厂房就相对头疼点,要么要求工人自愿牺牲休息时间,要么耽误正常的生产,生产肯定是不能耽误的,除非特别紧急或一个自愿的都找不出来,我一般的套路是干活有赏调动自愿的积极性,赏钱怎么出呢?方法太多,之后会提到。
当然也可以强行指派,但这种管理第一没水平,第二付出的隐性代价更高。
再来要说的是完成工作的度,知乎上很流行的和珅救灾粥里掺沙子和用糠代替粮食的故事,不管真假,但确实是个道理。
假如公司有三级,工人完成任务的能力在 100 到 200 之间,第一级大老板有个指示,任务量 100,嗯,这只是个小意思,执行力的最低档嘛,接着部门主管经理为了政绩,加到 200,没问题,还是可以完成的,到分厂厂长这,加到 300,作为分厂副手主管执行的我,就只能骂娘了。
所以就要砍价,300 砍到 200 厂长不干,砍到 100 主管经理不干,砍到 0,嗯,我就可以下课了。
所以就要偷工减料,搞清楚大老板要的 100 是哪 100,这部分要保质保量,然后主管经理的 100,对付对付好坏参半,有一半好的撑着就不会太为难下边人,至于厂长的 100,有闲工夫就糊弄一下,没闲工夫就当没听着,大老板和主管经理都没说啥,你一分厂厂长算老几?
给工人发福利也是这样,比如完成某项艰巨的任务,单位奖励一人 500 块钱,发下去其实也没人念着单位什么好,毕竟付出跟得到不成比例,杯水车薪,索性截胡,给下边一人 100 意思意思得了,剩下的 400,换几个名头,分个十次八次的陆续发下去,让工人其他的额外任务不白干,甚至有些任务需要 10 块钱就能平复情绪就给 50 超额激励一下,人有时候也很单纯的,朝三暮四溜猴子那套其实现在也不过时。
在国企混,会收买人心也很重要,三国演义里的刘备就是靠这个混起来的,很多时候,同样的话,同样的事,会说会做和不会说不会做,其结果差距很大。
比如之前发福利的事,第一次截胡,我会在发钱时诚恳的和工人们道歉,对不起了各位,哥哥我无能,大家干了 1000 块钱的工作,我和厂长向上边却没要回来那么多钱。
这句话有毛病吗?没有,钱,是厂长要的,1000 块钱只要回来 500,把他捎上一点都不冤,但 500 截胡成 100,是我自己搞的鬼,所以我一定要先把自己供出来。
但工人会怎么说呢?没事,兵哥,你对我们咋样我们都知道,肯定是厂长那狗屎从中作梗,你也是没办法。
因为平时把截胡下来的 400 分批往下发,那就是以我个人名义了,所以工人对我的印象大概是 “敞亮,仗义,肯为工人争取福利”,再加上厂长人品素来不佳,所以这人心收买得也没用到自己一分钱。
真的就是文字游戏罢了。
当然收买人心也不是简单的发钱说漂亮话,作为领导岗,部下的性格家境爱好都要有所了解,这需要一个考察阶段,在这段时间里,对手下不了解就不好乱说话乱指派,等了解了,才能抓住人心。
比如我手下一个工人,四十来岁,家里五个孩子,躲超生罚款逃过来的,人挺实在,所以这哥们需要什么?钱,时间,还有归属感,五个孩子都需要钱,赚钱需要时间出去打兼职,外地人逃过来的怕被本地人欺负,所以怎么让这哥们卖力气干活?钱我给不了,就只能给他时间出去赚钱,在单位上班,三天的活一天干完,就给补一天的假让他出去打兼职,即能得到感激又能得到 1.5 倍的劳动力,然后把一处闲置房子租给他让他孩子方便在城里上学(租金多少有点优惠吧,一个月比市场均价便宜两百来块钱,但因为合同能维持七八年所以我也省事),关系算是处的非常好了。
再比如另一个工人,老头快六十了,干了一辈子维修工,人特自负,跟谁都不服,对这人咋办?硬指派啥活肯定不放心,老胳膊老腿万一磕了碰了肯定讹上我,而且万一安排工作有失误被撅一顿自己面子也下不来,所以就需要捧,往最高的地方捧,老师傅你干一辈子了,这单位就指你出菜呢,我捧他,他肯定不会反驳我,真有问题的时候,我装怂,老师傅你看咋办?平时都那么捧你了,这会你不主动请缨?说不过去吧?真要主动请缨,好,真要磕了碰了的,该算工伤算工伤,但不能说我逼你去受伤的,而且为了面子,这老头也会认真负责的。
但对有些人反倒不用客气,比如单位有一个班头,科班出身,学历在工人当中是最高的,技术水平其实没的说,不过性格有点慢,还有点懒,对这号人,太客气反倒不好,没事给点挫折,省得太骄傲目中无人,然后下令时强硬一点,时不常批评几句,反倒能建立依靠感。
当然一味的当好人,容易给手底下人惯出毛病,而且容易被欺负,比如我性格好,厂长性格差,那么我手下这些工人反倒会因为恐惧而投靠厂长来挤兑我。
接管这个厂子的头几个月时,我就遇到了这样的难题,往往是厂长乱指挥安排不合理的工作,这些工人却找我要求我来解决麻烦,这么干好人也吃不消的。
所以要恩威并施。
当时有一个工人,家境比较穷,对钱很计较,少开几十块钱都能闹到总公司去,所以厂长很讨厌这人,没事净找他麻烦,一开始我还袒护一些事,可后来这人不知感恩,反倒把事往我身上引,这就触我底线了。
令我最愤怒的一次,是这人被克扣了几百块钱,事是挺欺负人的,但这是厂长找他麻烦,冤有头债有主,你说你不敢找厂长说理,找我磨磨唧唧算咋回事?再说找我也没用,但我出于仁义,会给你想办法。
想个什么办法呢?当时有个额外的给单位铺路的活,休班人员自愿参加,工钱给的很厚,于是我让他上班期间去修路,然后签别人的名字,等别人休班去修路时,再签他的名字还回来,这样他就等于上一份班拿两份钱。
当然这是违规的行为,也不能让别人发现,所以我临时给他调到水站上班,那地方工资比较少,但好处是去不去人无所谓。
本来一开始挺好的,本来正常上班一个月也就三千左右,这小子修路外加看水站,同样上班一个月,加班都不用就能拿到六千多,但后来修路的活结束时,有两个班他干活了签的是别人名字,等轮到别人需要还班时活干完了,让他亏了四百块钱。
其实换我感觉,这几个月让他多挣了将近一万块,亏四百就亏四百呗?而且事先讲好了这个是违规操作,别出去瞎嚷嚷,结果这混球居然傻逼呵呵的跑到总公司闹去了,说哪天哪天修路他上工了却没拿到钱,总公司调查下来,这事还瞒得住?连累我被开会一通狠批。
妈的,你不仁休怪我不义!于是隔了一段时间(立即找麻烦会被当成打击报复,所以这事发生时我自己全给扛下来了),发现这小子工作上一个可大可小的把柄,没处理,但保留证据,又隔了一段时间,同样的事再犯几次,还是每次都没处理,但保留证据,后来听说这小子老娘生急病住院,四处向同事借钱时,开会处理那件违规,之前违规的证据列出来,上纲上线,屡教不改,数罪并罚,直接扣了这小子一个月工资,停岗查看半年(没有工资)。
过分吗?不过分,他违规,罚他是应该的,我只是没通融罢了,为啥没通融?之前我通融他,他怎么对我的?至于他会因此受到多大的灾难,我不知道,也没听说,所以别人不能怪我无情。
就算要杀人,也不能破坏自己的形象。
不过我最后还是通融了一下,在假装刚得知他急需用钱救命的时候,于是留岗查看期间给他以支援的名义借调到其他分厂上班,扣下的工资也知会那家分厂的哥们以加班费的方式给补上了。
总不能真杀人。
后来这小子回来时老实多了,现在算是对我忠心耿耿吧,同时又顺道收了其他工人一大票好评。
所以给一巴掌再赏个果子,用好了也好使,不过用起来一定要注意时机,别让人光记住巴掌,忘了果子。
扇巴掌之前,一定要师出有名,而且这一巴掌所有的力量都要打到痛点!给果子之前,也一定要等人快饿死了再给,要不然很多人都是端起碗吃肉,放下碗骂娘。
那种没事就知道罚款的管理方式,真的是 LOW 到爆。
…………………………
看了评论区朋友们的建议,可能大家对我所在的企业环境不是太了解。
其实我现在的单位本身,就是相当高明的政治产物。
因为地理上不好明说的原因,当地用工成本十分低廉,平均工资不过两千左右,技术工人也就三千出头,一多半还不用交保险,所以这一带有不少民营的工厂,算是一个劳动密集型的产业区,当地县政府也比较那个啥,后来大概是胡主席上台前后一段时间,这地方收到风声,开始解决政府冗员和吃空饷问题,据说刷下来一千多人。
但为了安置这伙关系户,就需要往民企里安派,由于人员太多,关系太复杂,民企之间待遇也是良莠不齐,当时负责这件事的领导是个牛人,既然搞不好平衡,两边都容易得罪,那就索性谁都不给安排,直接自己以县政府一个下属单位的名义成立个国企,把这些关系户一股脑塞了进去。
但是上千人的国企,没有资本是不行的,怎么办呢?借鸡下蛋,当地民企不是挺多吗?每家企业都给我们单位承包一个辅助部门(也就是我们单位的各个分厂),一般都是那种不太重要但还挺麻烦容易被查的地方,这样不重要就不影响民企发展,我们有政府当后台也没人上门勒大脖子,算是这些民企另一种形式的花钱买平安。
而且这些关系户是管理层,底下真正干活的还需要从各个地方再招人,还顺道解决了当地一大批就业问题。
这么干其实挺双赢的,不过有一个南方老板性子太耿直,直接进了一套上亿的设备交给(难为)我们。
结果这家国企就傻眼了,上亿的设备没人会用,捅咕好几年也没整起来,这南方老板后台还太硬不敢得罪,后来我现在的老板通过七拐八拐的关系,连蒙带骗把我从原单位给挖过去,干了两年算是把那家厂子撑起来了。
所以我现在的单位算是地方国企,不过内部人员相当复杂,当年政府精简下来的关系户,像我这样从其他国企私企挖过来的基层管理人员或技术人员,当地招的工人,东家(民企资方)派过来的管理人员(其实就是监军),东家在这些厂子之前招募的工人,外包单位安排进来的派遣工。
就这还不算那些各方势力插进来的乱七八糟的关系户,单位里不靠关系进来的屈指可数,有关系肯干活都算是好同志(在我眼里这都不算关系户了)。
这几伙人几乎天天斗,之前那个上亿的项目就是,我好不容易给撑起来了,结果被厂长(这煞笔是政府关系户,动不了)过河拆桥各种挤兑,实在待不下去,趁工伤的机会休了一年多假,等回来时那个项目就被这煞笔搞黄了(这事想起来就来气,上亿的项目一年净利润那叫两千多万呐 (ノ ○ Д ○)ノ ),没办法为了保住编制,只能听从单位安排跟这煞笔接管现在这个厂子。
知道这事的朋友有时候见面调侃:兵哥,肠子现在啥 shai 的?
原先在省城正规国企混的好好的,虽然只是个班组长,不过每年组织内部培训和带新人都是我负责(因为专业技术方面比较能侃,什么问题别人两三句话说完就没词了,我能解释出一篇几千字的技术论文),给几百号人当讲师感觉也是挺爽的,而且部下实打实的二三十号人,都是科班出身的大学生,哪有现在带这草台班子这么累。
…………………………
更新一波,集中回答下评论区的一些提问。
首先是截胡的事,有朋友问得好,擅自把 500 变成 100 是肯定不允许的,但二次分配并不超出我的职权范围。 所以就要给厂长打个申请。
这申请怎么打呢?比如厂长看 A(当然实际不止这一个人)不顺眼,好,我的申请大概意思会这么写:这笔钱我要二次分配少发下去一部分(第一层意思),我看 A 不顺眼要惩罚一下(第二层意思)。
然后让厂长签字确认。
这个申请顺序不能乱,如果把第二层意思放到第一层意思前面说,那么就只能截胡 A 一个人的奖金,这里涉及一个欺下瞒上的小技巧,比如交代事情的时候,一件事情有因有果,这件事情是完整的,但这件事情的主体是果,所以先只说结果如何如何,从语法上这件事情已经交待完了,之后再说因为如何如何,那么这只是补充第一件事的另外一件事,并不能影响第一件事。
写申请的时候再注意下修辞,不使用 “因为所以” 这类字眼为这两件事建立联系,那么这份申请的解释权就在写申请的人身上。
往下发钱也是如此,因为每次发钱都很琐碎,就是疲兵战术,厂长和几个关系户打牌打的正高兴呢,我过去 “想给工人发十块钱下去补贴一下”,这么整换谁谁不烦?折腾几次,他自己就烦了,他一烦,就会权力下放,到时候怎么操作就是我的事情了。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也是厂长水平不行,要是我们主管经理那种心细如发的角色,我就不敢玩这套。
至于工人会不会知道,答案是肯定的,所以我要第一时间承认,让厂长替我背锅,说谎的最高境界是十句真话掺杂一句假话,做事也是如此,十件好事掺杂一件坏事,那么这件坏事不会有多少人认为是出自我的本意。
更何况我的的确确没有贪污一分钱,而且会通过灰色手段搞到一些钱发下去(当然自己不能贪,要不然就是黑色手段了),也就是工人跟我混,如果肯实实在在出力气的话,实际上比在其他几个分厂上班要挣得多。
说谎那个我只是引用,无论生活还是工作,个人实际上并不支持说谎骗人,我只是把一些重要的意思通过春秋笔法变得模拟两可,毕竟说谎是罪,有悖我的个人信仰。
还有评论区朋友说工作任务重主动揽活会被领导讹上,这句话有一定道理,但也没什么道理,任何工作都能锻炼人,知道自己要什么,主动去做能提升自己的事情。 而且就算当狗腿子,让咬谁就咬谁,但咬几口还是自己能决定了的。
老话说朝堂之上好积善,就是这个道理,我如果只是个普通工人,再怎么辗转腾挪,撑死也就是保护自己不吃亏,但混到了管理层,就可以保护全厂工人的利益,全厂所有的事情都落在我身上,在保护利益时就能有更大的操作空间。
比如我现在在单位负责笔杆子的业务,作为生产主管这个其实跟我没啥关系,但自己掌握了笔杆子,就掌握了上下级之间的官方沟通渠道,凡事如果可大可小的话这个度量就可以亲自掌握,而且方便与工会、党群这些非实权但关键时刻容易起决定作用的部门建立联系(其实除了大老板对我不错之外,我在另外几个老板眼里印象很差,大概就是奸臣那种类型吧,有几次差点被搞都是多亏这些部门的朋友暗通消息或者一票否决,才没受到处分——虽说我不太在乎处分的事,但毕竟也是互相承情)。
其中我掌握笔杆子之后最常用到的就是可以控制赏罚事宜,所有涉及到基本工资和岗位工资的罚款都需要写报告上报总公司,然后总公司下通知全厂公告,因为摊上个煞笔厂长,每个月都要有那么十几次罚款,但总公司的人劳嫌麻烦,上报和通知都是我自己内部出文件解决,回头知会一声就可以了,这样我就可以把这些罚单压下相当大一部分,这几年多了不好说,让手底下工人少交了五万以上的罚金是有了。
另外有评论区的朋友说到掌握技术的老员工不服管,其实这个事情好解决,我之前说过,是人就有弱点,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用的方法是捧,就是利用对方的自负,但如果太自负捧都不好用呢?我的备用方案就是听而任之,一个团队大体上结构就是:新丁——普工——业务骨干——基层管理——上级领导,如果是游戏那种完全程式化的状态,每一级之间的联系都是单项的,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九九,这样就会跨级建立联系,那么如果业务骨干不支持工作,也就是业务骨干——基层管理之间联系中断,基层管理这个时候就应该一方面越过业务骨干和普工甚至新丁建立联系,另一方面阻断业务骨干越过自己和上级领导建立联系。
说的可能有点乱,简单点讲,就是不管哪个位置,需要做的就是防着点手下隔着锅台上炕,至于怎么防,可以打压手下向上联系,也可以引导手下向下联系,我个人倾向于后者的方式,省心,还可以保持自己形象。
那么放任的话,如何保证手下人不功高震主呢?我比较常用的招数是在领导面前有计划的捧手下人,举个例子,比如某项业务,我能确实知道领导对我的评分是 100 分,那么在涉及这项业务时,我不会说 “领导您看,这事我做到 100 分了” 之类的话,这么说话太 LOW,显得自己就会这点东西邀功,我会说 “领导您看,这事我手下谁谁谁做到 80 分了,这是个人才啊,请领导批准重用”,那么领导就会认为我 100,手下 80,当然还是得更重用我才对,然后传到手下那人耳朵里,我捧他,至少他就不能明着踩我吧,而且不管谁看在眼里都会落下为人大度的印象。
如果手下别的能力比我強,我会在之前那句话的基础上填一句 “而且这人哪哪哪方面也做得不错”,因为先说 80 分的项目,你再说人 100 分的项目,如果不具体评分,那么听者的第一印象也是这个人 100 分的项目不如 80 分的项目,既让领导先入为主这个人其他能力不如我最擅长的那项能力強,这个人以后隔着锅台上炕时效果就会打折,明明做到 100 领导也会认为只有 60,另一方面,可以让自己在不擅长的领域藏拙。
作者:老兵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8467783/answer/311625265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点赞